为推动枣庄城市转型、促进就业富民、抢救历史文化遗产,2006年底市委、市政府提出重建台儿庄古城的设想,并于2008年4月正式宣布启动重建,总规划面积2平方公里,建筑面积35万平方米。经过三年考证策划、四年建设运营,古城项目基本建成,现已成为全国首个海峡两岸交流基地、首个国家文化遗产公园、国家级文化产业试验园,被评为5A级旅游景区,被美国CNN称为“中国最美水乡”之一。2013年,接待游客超过260万人。
    一、变房产为遗产,启动台儿庄古城重建
    台儿庄地处苏鲁交界,历史上既是运河古城,也是大战故地。明朝万历三十二年(1604)泇运河的开凿,让这座古城一夜兴起。这里曾荟萃了我国南北多种样式的建筑,云集了各地富商巨贾,是京杭大运河上一颗璀璨的明珠。明清时期县志记载,台儿庄“一河渔火、十里歌声、夜不罢市”,被乾隆称为“天下第一庄”。1938年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战,取得了继平型关大捷后中国军队正面抗日战场上的首场胜利,台儿庄因此被誉为“中华民族扬威不屈之地”,但也使这座古城破坏殆尽。
    一般来说,只有遗存才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但世界遗产组织规定,因二战战火毁坏、具有重大文化价值的古城,可以作为文化遗产来重建。台儿庄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具有四条独特价值:其一,这里有“世界上最多的二战遗址”。作为世界著名的二战纪念城市,斯大林格勒仅存1处蛋糕房遗迹,华沙仅保留2处人造的战争遗迹,而台儿庄保留了53处弹痕累累的古墙、古屋,是二战遗存最多的城市。其二,这里有“最后一段活着的古运河”。拥有京杭运河唯一一处水工设施完备、风貌遗存完整的3公里古运河,唯一的1.5公里明清时期的古驳岸,唯一的13个明清时期的古码头,唯一能够体现明清运河沿岸居民生活特点的古村庄——纤夫村,被世界旅游组织称为“活着的古运河”。其三,这里有“大运河上最丰富的古建筑”。台儿庄地处南北过渡带,是运河上重要的“水旱码头”,各路商贾纷纷云集于此,带来了不同的文化和信仰。北方大院、徽派建筑、水乡建筑、闽南建筑、欧式建筑、宗教建筑、岭南建筑、鲁南民居八种建筑风格融为一体,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世界主要五大宗教及关帝庙、泰山娘娘庙、妈祖庙等中国主要民间信仰的七十二庙宇汇于一城,形成了千里运河沿线独有的南北交融、中西合璧的鲜明文化特征,被古建专家称为“中国民居建筑的博物馆”。其四,这里是可以“与威尼斯媲美的东方古水城”。台儿庄地势低洼,曾是洪水走廊,当地居民筑台而居,大战前城内有18个汪塘、30华里水街、水巷,老百姓可以摇桨逛全城,一派北国水乡风光。
    专家论证后认为,台儿庄和华沙是世界上仅有的两座因战火毁坏可以重建的城市。战后,国民政府宣布,要重建台儿庄。由于种种原因,这一承诺没能兑现。新中国成立后,旧城区没有进行实质性改造,成为污水横流、环境恶劣的棚户区。2006年,台儿庄区准备引进一个投资6亿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对古城旧址进行改造。从短期看,搞房地产开发,地方政府能够获得较为可观的财政收入,百姓也可改善住房条件。但优秀文化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血脉,古城则是祖先留给我们的重要文化遗产,不能毁了遗产搞房产,否则历史就永远失去了。为了枣庄文化发展,也是为了保护和传承历史文化,市委、市政府果断叫停了房地产开发项目,启动台儿庄古城重建。
    二、留古、复古、扬古、用古,复活一座千年古城
    古城的民族文化价值在于古。与其他古城的保护或修复不同,毁于战火的台儿庄古城留下的历史遗存已然不多,重建难度绝无仅有。从2006年11月到2009年8月份动第一锨土,我们对古城进行了深入调研、考证策划。在史料搜集环节,发动6万多人,先后查阅了30余部地方志、300余部运河史料、2000余件战地史料,从国内外搜集了380多张台儿庄的老照片和一些影像资料,走访了古城27位80岁以上的老人,绘制了4000多幅老建筑的素描图。
    经过科学考证、反复论证,最终完成了《台儿庄古城胜迹复原图》,为古城重建提供了模本。在规划环节,请来国内一流的文化、规划、旅游、古建专家,“华山论剑”、博采众长。历时近3年的台儿庄古城历史街区保护与发展规划编制,仅各类论证会就开了上百次,最终才形成项目规划方案。
    重建与保护不同,保护是把建筑保留下来,而台儿庄的建筑大部分都没有了,怎么办?我们不是单纯保护遗存,而是抢救基因、保护基因、传承基因。就像现代克隆技术,把DNA克隆到蛋白质上,就有了新的生命。砖、木、石料等建材相当于蛋白质,但各地的文化DNA不同,因此才有了不同风格的建筑。重建过程中,遵循“留古、复古、扬古、用古”原则,严格按照文化遗产标准建设,让古城在原有面貌、形态、规制等历史的基因上复活起来。
    一是留古。就是对现有遗存进行最严格的保护。把大战后幸存下来的古驳岸、古码头、古船闸、清真寺、关帝庙配殿、中和堂、胡家大院、大衙门街上的民居和店铺等,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保存古城95%的道路街巷和水系肌理。同时,在保护53处留有累累弹痕的古建筑基础上,规划建设大战遗址公园,供人们回忆战争的惨烈,凭吊烈士的英灵。
    二是复古。就是大战前什么样子,努力建成什么样子。在设计上坚持“原风貌、原空间、原尺度”,在建设上用“原来的材料、原来的工艺、原地的工匠”,从全国筛选了曲阜古建、绍兴园林、广州园林等30多家最好的古建队伍,聘请了1000多名国家级的砖雕、木雕、石雕工匠和建筑专家,对已湮灭的古建筑原址原样进行恢复。像妈祖庙,当年用福建商人交纳的会费,在泉州购买木料、石料运到这里,前后建了七八十年。我们重建的妈祖庙,每一块木料、石料都是在泉州当地定做的。像关帝庙,就是在原来的地基上修建的,请的是山西最好的古建师傅。由于当时没有找到当年照壁的地基,他们就按照山西的传统建筑风格复建。后来我们找到一张老照片,发现和现在建的照壁不一样。为了追求历史的原真性,我们就推倒重建。在古城重建过程中,很多工匠都七八十岁了,再过几年手艺可能就失传了。从这个角度说,台儿庄可能是最后一座“手工版古城”。台儿庄古城的重建,不仅是历史的重建,而且是文化的重建。像过去老街路口的石头都要切掉一块,体现了儒家文化的谦让,所谓“拐弯抹角”不伤人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在台儿庄古城重建中,每一个拐弯都修成抹角,把缺失的文化基因复制出来、传承下去,尽可能少留些遗憾。
    三是扬古。就是在留古、复古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升华。第一,理念上创新。充分考虑现代人的生活需求,对古城内的地下管沟、排水系统、暖气,隐蔽工程中的强电、弱电,以及因特网、电子监控等,都按现代城市功能标准来配置,努力打造一座适宜人居的“现代古城”。第二,标准上创新。严格按照遗产和文物标准来重建,确保每栋建筑都能成为古建精品。像砖块间的灰缝,一般古建不超过10毫米,而台儿庄古城的要求是不超过5毫米,每一块砖都经过打磨,做到了“磨砖对缝”。有人称,台儿庄古城是“可以用放大镜看的古城”。第三,设计上创新。在“六原”基础上,对部分建筑创新升华,打造新的亮点。像船形街,就是根据运河上的船文化习俗进行创意设计,寓意大河行舟、一帆风顺,既符合现代审美要求,又满足古城消防功能需要。个别毁于咸丰五年黄河改道、今天无法弄清楚的历史街区,本着康乾盛世的经济社会状况进行设计,但是建设过程绝对遵循古法。
    四是用古。就是注重古为今用,促进文化的保护、传承与发展。以运河文化、大战文化、鲁南民俗文化为主线,把文化业态融入建筑,实现文化景观与文化空间的统一,重点打造“四个百”。百庙,古城内原有关帝庙、天后宫等不同建筑风格的72座庙宇,即便不能全部重建,我们也在相应位置树立标记,让游客感受当年的宗教气氛。百馆,规划建设了100多个博物馆,打造国内最为集中的“博物馆部落”。像运河酒文化体验馆,不仅有各种酒器藏品展示,还有酿酒工艺、民间酒习俗等酒文化展示,并开发了多个系列的大战酒。百业,把传统的、民族的、手工的工艺,在这里集中进行展示,一店一品,店店不同。百艺,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促进全国各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交易、传承。比如,对落户船形街的所有非物质文化遗产店铺,全部象征性征收一元房租,沿街两侧的店铺已经成为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展销街区和手工体验区,既有浙江东阳木雕、四川泸州油纸伞、安徽歙砚,也有枣庄伏里土陶、潍坊风筝、山东面塑等。2012年,古城举办了中国第二届非遗博览会,近百个非遗项目长久入驻。同时,在传统建筑的“瓶子”中,装入可吸纳现代业态的“新酒”。如对拟做酒吧的古建,都临河而筑,客人在古香古色的房间,可以斗酒说唱,隔岸对歌、船岸拉歌。昔日古城内的吴家票号,是日昇昌的分号,现在既是一个票号文化博物馆,又是一个咖啡馆,人们可以在休憩中感受传统文化的
神韵。
    正是遵循了“留古、复古、扬古、用古”的原则,确保了古城重建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不少到这里的客人,都认为重建的古城就是当年的古城。80岁高龄的台湾著名散文家郁化清老人回到阔别几十年的家乡,激动地说,我记忆中的台儿庄,就是这个样子。有专家认为,台儿庄古城的重建是京杭大运河申遗的经典之作。
    三、“造城”与“造市”相结合,打造一座持续盈利的古城
    城市是“城”和“市”的结合。单就“城”而言,古城确实与其他城市不同,具有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和引人入胜的魅力,能够为枣庄人民带来丰厚的门票收入和其他收益。但我们认为,这座古城更大的潜力在于“市”。为了让这座古城“火”起来,持续盈利,坚持边建设、边运营,成熟一个景区,开放一个景区,并结合“枣庄二日游”进行宣传促销,试运营100天就接待游客超过50万人次。过去,枣庄没有一辆旅游大巴、没有一名地接导游;现在有近200辆旅游大巴、近1000名地接导游,仍满足不了游客需求。
    抓好产权和业态控制,划行归市,合理布局业态,对古城内所有的院落和街巷,能卖什么、不能卖什么,商户哪些能进、哪些不能进,都有明确规定,保障了古城的业态品质。特别是经过积极争取,去年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出台了《台儿庄古城保护管理条例》,为古城永续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现在,古城已吸纳各类工商户1005家、就业人员1.2万人,不仅有茶楼、戏台、药铺、客栈等传统店铺,也有酒吧、演艺厅、星级酒店、主题公园等现代休闲业态,可以满足不同人群的消费需求。同时,依托古城规划建设了18平方公里的台儿庄古城文化产业园,积极发展影视制作、动漫设计、文化创意、健康休闲等产业,被评为国家级文化产业试验园,荣获首届山东省文化创新奖。2013年,全市文化及相关产业综合收入153亿元,是2008年的6.6倍。
    总而言之,台儿庄古城重建,不仅是一次建筑的重建,更是一次文化的重建;不仅是一个建筑遗产,更是一个文化遗产。在当前城市化进程中,我们的体会是:文化资源需要抢救性保护,否则就会留下永远的遗憾,等不得;文化项目需要精雕细琢、认真挖掘,急不得;文化建设的规律是内容为王,要有充实的文化要素和丰富的文化业态,更虚不得。
    (本文作者陈伟 中共枣庄市委书记)

文化记忆的复活与文化遗产的传承

发布时间:2015-01-22      来源方式:原创

上一篇:

下一篇:

公共建筑对地域文化的继承与创新
积极发挥文化遗产在构建开封和谐社会中的作用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