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博物馆新馆作为绍兴公共建筑的代表性建筑,建成于绍兴建城2500年庆典之际,成为古城绍兴新的文化中心和文化座标,其整体布局和建筑风格如何符合历史文化保护区的风貌要求,如何对绍兴地域文化的继承与创新,意义尤为深远。该馆坐落于老城区越王城历史文化保护区内,由“中国勘察设计大师”唐玉恩女士设计,建筑面积9778.7平方米,分为主楼和A、B、C、D楼五个单体。整组建筑依山傍水、古朴大方、尺度适宜,半掩半显于卧龙山中,与周边环境融洽和谐。设计从建筑选址、建筑造型、建筑布局等方面着手,努力挖掘绍兴地域文化、传承绍兴历史文脉,妥善处理了传统与现代、艺术与自然、形态与功能等方面的关系,为现代建筑对地域文化的继承与创新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设计理念。
    一、建筑选址传承历史文脉
    设计秉承“博物馆是联系历史、现代和未来的场所”的理念,把绍兴博物馆新馆选址于越王城历史文化保护区内。首先,依托越王城深远、厚重的历史,借助博物馆的平台展示与传承历史文脉;其次,加重了越王城历史文化保护区的文化内涵,使其与保护区内的其他历史遗迹一样,成为文化旅游的新亮点;再次,越王城位于绍兴古城内,交通便捷,开放的博物馆便于市民参观游览,真正体现了越王城保护整合工程“市民优先”的指导思想,易成为古城新的文化中心和新的文化座标。
    越王城深厚的历史渊源是绍兴博物馆立足之本。这里不仅是越国古都的所在地,更是“胆剑精神”的发祥地,古越文化的发源地。绍兴如今的城市是以越王城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公元前490年,越王句践为报仇复国,遂以今卧龙山(又称府山、种山)一带为城址,授命范蠡筑城,《越绝书》卷8载:“句践小城,山阴城也。周二里二百二十三步,陆门四,水门一”。之后,范蠡又在其东建成山阴大城,史称“蠡城”。 凭借此城,越王句践卧薪尝胆、励精图治,最终实现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复兴计划,成就霸业。隋开皇年间(581~600),越国公杨素修郡大城,史称“罗城”,为蠡城建成以来第一次有记载的城垣修葺。同时,杨素又将句践小城扩建成周十里的“子城”,并让子城与罗城相衔接。《嘉泰会稽志》卷1引旧经云:“子城西北两面皆因重山以为城,不为壕堑”。五代十国时,吴越国王钱鏐在卧龙山麓建王宫和蓬莱阁,作为吴越国的东府。南宋时,成为南宋临时首都达1年零8月之久。1223年,郡守汪纲复按罗城重加缮治,并修诸城门,俗称“宋城”。明末时,鲁王监国之所。山势宛如卧龙的府山,风景优美,史称“龙山佳气冠越州”,“卧龙春晓”更是曾被古人列为越中十二胜景之首。名人墨客慕名而来者络绎不绝,李白、元稹、白居易、范仲淹、陆游、辛弃疾、杨维桢、王阳明、徐渭、张岱等历代文豪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文。人文之盛,堪称是古越文化之缩影。虽然几经磨难、摧毁,越王城内仍有文种墓、唐宋摩崖题刻、越王台、孙清简祠、雷公殿等文物古迹。
    2500年的风雨沧桑给予了越王城如此深厚的文化内涵,博物馆选址于文化底蕴深厚的越王城,寄予其成为绍兴连接历史、展示当代、憧憬未来的场所,使越文化脉络得以更好地传承与发扬。
    二、建筑造型继承地域文化
    建筑创造文化,亦继承文化,建筑作为技术与艺术的结合体,在满足功能使用要求的同时,更为重要的是以其特有的建筑语言体现其实质内涵。博物馆建筑造型重在吸取绍兴地域文化,并努力寻求与地域文化相融合的创新风格。
    1.博物馆主楼屋面造型取自绍兴县鉴湖镇坡塘乡出土的春秋墓祭祀伎乐铜屋。伎乐铜屋为礼器,国家一级文物。铜屋呈四角攒尖顶,屋面以勾连云纹为饰;屋顶云纹柱上立一鸠鸟,当是越民族对鸟崇拜的一种反映;屋内则表现了越人举行祭祀活动的场面,这座铜屋可能是越人的宗庙建筑模型。博物馆主楼屋盖为中庭式水庭上部变形的四方攒尖坡顶,犹如倒置的方形漏斗,下口24m×24m,确保中庭有宽敞的空间;上口8m×8m,内设钢结构玻璃天窗,满足中庭采光的需要。屋盖形状舒展而古朴,突出了整组建筑的中心形象。屋面铺设契合式青铜瓦,并蚀刻伎乐铜屋上的勾连云纹饰,显现古越文化特色。
    2.博物馆外墙采用天然石材干挂,其中1.8米高的墙裙使用100厚的毛面蘑菇石,上部使用40厚的火烧板,A、B、C楼南立面均使用毛面蘑菇石,以古朴厚实的三片石墙镶嵌于山坡,再现古城片断 “石墙”的理念,力求表现越王城厚重的历史感,表现特定的府山环境中的绍兴文化特质。天然石材选用绍兴东湖产的石材(简称东湖石)。在绍兴的老房子中,东湖石一般用于地面铺装和房子外墙裙(绍兴称为石萧墙,主要用于防盗),大面积用于外墙干挂还没有先例。究其原因,主要顾忌于东湖石石质没有花岗岩硬,易风化;内嵌较多的硬石子,易脱落。为了确保工程质量,克服东湖石的缺陷,施工前做了两次样板,并制定了详细的施工方案,做到优质选材、精心施工,并在石材表面涂刷防腐剂,以提高东湖石的耐久性。故博物馆外墙面采用东湖石干挂,不仅是对地方材料的继承,而且更是对地方材料的创新。
    3.博物馆主入口(南入口)的造型源自绍兴传统民居——台门建筑中的石库门。在绍兴的民居中台门随处可见,“绍兴城里十万人,十庙百庵八桥亭,外加台门三千零。”的民谚说明绍兴台门之多。绍兴的台门有的聚族而居,以姓氏命名,如寿家台门、周家台门等;有的以仕进或官职为号,如状元台门、翰林台门等;有的以建筑方位称呼,如朝北台门、歪摆台门等;有的以建筑材料称谓,如竹丝台门等。台门格局横向为间,纵向为进,第一进为门屋,进门口设石库门。博物馆主入口采用绍兴传统的石库门造型,与绍兴传统的建筑风格相吻合。外门套为用东湖石制作的石库门,大门用黄铜锻打而成,并经处理成青铜色,门扇为竹丝纹样,上下配以勾连云纹饰,门拉手处配以椒图(龙生九子之一)门拔,门框用勾连云纹装饰。石库门加竹丝青铜门的主入口,与青铜屋面、东湖石外墙面共同构成了一幅古朴典雅、时尚大方的博物馆正面像。
    三、建筑布局和谐周边环境
    建筑与环境相适应,根植于这片土地。设计尊重建筑的周边环境,借助绍兴古越文化悠久的人文历史资源,给建筑注入厚重的人文感和历史感,充分考虑周边民居的建筑风格、府山山势、地形地貌等因素,使博物馆和谐于周边环境、融合于自然环境中。
    1.博物馆依山而建,建筑的体量和风格直接影响山体的景观效果。首先,采用半掩埋的手法。具体做法是:修复上世纪七十年代被绍兴丝织厂厂址破坏的山体山形、地貌,重现府山山脉走势,博物馆靠山部分建筑外侧顺山势设置不同高度的挡土墙,进行填土使建筑半掩半显自然地融入山体,部分建筑屋顶植树绿化,与山体的植被连成一体,博物馆建筑环境中体现“显山露水”。其次,控制建筑体量。地上建筑为一至二层,主要建筑为一层,把3241.1平方米的建筑藏于地下,减少地上建筑的数量。再次,简洁的几何形体成为其自然的形式特征,并以竹林或坡地绿化作为过渡,使博物馆与府山的自然风景交相辉映。
    2.博物馆面向人民西路和大校场沿、偏门直街三条道路的交叉口,以谦逊的姿态推进,留出给市民作为休闲活动或重要集合的开放空间。抬高入口广场的标高,以层层递进台阶的方式慢慢显露建筑的轮廓。建筑依据山势,底部渐渐抬高,并适当拉开间距,以山水庭院作为建筑群透气的所在,在景观上显露府山特色,在前往博物馆途中和各个庭园中也兼顾了与飞翼楼、风雨亭及重建的蓬莱阁等对景。建筑南面的自然式水池是水乡的写照,一湾小溪缓缓流过,是“曲水流觞”的最好注释。
    3.平面组合错落有致,从中庭到各展厅、多功能厅、报告厅等均通过连廊相连,布局内外有别,游线简洁明了,体现了“馆中园、园中馆”和“融洽自然、和谐环境”的设计理念。设计中处处渗透出绍兴传统台门建筑中所特有的、乡土味特浓的、人对自然的那种亲和力,吸取江南传统建筑院落式布局手法,结合地形、注重生态环境与景观,通过墙、廊、院落等要素把富有节奏的展馆群巧妙地排列在一起,并大量运用顶部采光,内院采光,在有限的条件下营造出一个具时代精神和文化地域感的新场所。西翼的展厅全部覆盖在绿化下,每厅中央作切割成形的方棱形天窗,散落在绿化之中,产生影影绰绰的效果,给人以无限的想象。
    四、结语
    绍兴博物馆植根于越王城,融合于绍兴城,成为古城绍兴的一部分,而绍兴深厚的文化底蕴又赐予博物馆生命,使其成为绍兴既传承历史文化又弘扬时代风貌的“形象大使”,此举上可慰藉前贤,下可鼓舞后人,可谓意义深远也。
    (本文作者陈永明 绍兴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办公室副主任)

参考文献:
[1]越绝书 (卷8)[M].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10
[2]绍兴县志资料之五 . 嘉泰会稽志(卷1)[M] . 绍兴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1993年重印
[3]绍兴市地方志编篡委员会 . 绍兴市志[Z] .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11
[4]上海民港国际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华汇工程设计集团有限公司 绍兴市越王城博物馆初步设计. 绍兴,2007.7


公共建筑对地域文化的继承与创新

发布时间:2015-01-22      来源方式:原创

上一篇:

下一篇:

文化记忆的复活与文化遗产的传承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