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邓小平和习仲勋同志“爱我中华,修我长城”题词三十周年。追昔抚今,中国人民银行自1979年发行贵金属纪念币至今,以长城形象为设计元素的金银币多达四十余种,极大地宣传和弘扬了长城文化。为进一步挖掘长城所反映的古代社会文化,探索屹立千百年而不倒的长城精神,近日,笔者有幸专访了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我国著名长城专家董耀会,了解了长城精神与文化等方面的情况。
   问:您能否精炼地介绍一下长城的精神和文化?
   董耀会:长城连续修筑时间之长,工程量之大,施工之艰巨,历史文化内涵之丰富,都是世界其他古代工程所难以相比的。中国近代伟大的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评论长城时说:“中国最有名之工程者,万里长城也……工程之大,古无其匹,为世界独一之奇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参观了长城后说:“只有一个伟大的民族,才能造得出这样一座伟大的长城。”
   1998年6月,我在陪同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登长城时引用明代“隆庆议和”的故事,证明长城作为防御性的军事工程,为长城内外的和平与安宁做出过重要贡献。我对他说“只有不想打仗的人才修长城。”克林顿听后说,“对,人类希望和平,不希望战争。”
   2002年2月,我陪同时任美国总统布什登八达岭长城时对他讲,“中国长城学会拟在长城修建和平碑林,邀请各国元首作为和平使者,为和平写一句话。”布什欣然题写了“祝愿我们的人民永享和平”。
   我认为“中国万里长城是人类和平之路的里程碑,象征着中华民族追求和平的精神”。长城的每一块砖石,每一块垒土上都凝聚着中华民族的和平愿望。
    问:您认为长城精神与文化需要如何传承?
   董耀会:我最大的梦想就是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让我们祖先创造的这一伟大文化遗产,能在后世传承下去,同时也能为我们今天的人提供文化服务。
    长城的保护和文化的传承,首先要充分动员社会各种力量积极参与,将“爱我中华,修我长城”活动更加深入地展开。另外,需要将长城的研究纳入常态化,将长城的理论研究和应用研究相辅相成。目前,长城的历史及其价值、艺术和美学价值、民族交往等领域都有待深入探索、开发和研究。同时,宣传长城任重而道远,目前,我们已经做了七年的《中国长城志》将于今年底出版。下一步还将编纂《中国长城史》等专著,通过对长城进行系统化研究,使得社会能够更好地认识长城、感受长城、宣传长城,乃至在引用长城相关历史资料时能够有所依据。衷心希望有更多的人、更多的社会组织和单位关注长城事业。
    问:您对通过贵金属纪念币宣传长城有哪些期望?
    董耀会:了解到中国贵金属纪念币作为国家法定货币,以长城形象为设计元素的金银币多达四十余种,作为长城精神和文化的保护者、研究者、传播者,我感到很欣慰,也非常感谢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金币总公司在这些方面所做的工作。
   之前,有人对1995年发行的中国传统文化金银纪念币(第1组)中长城银币所标注长城的修建时间节点有疑义,我也就此发表过个人观点。虽然该币反映的是“长城的修建”这一文化主题,并不是以介绍长城始建于何朝、何代、何时为初衷,但选取“公元前一世纪”作为一个长城的历史节点,还是很容易给社会造成某种错觉。况且,中国历史上的战国长城,最迟在公元前5世纪就已经产生了。中国第一条万里长城,秦始皇修建的长城产生于公元前3世纪。中国最长的一条长城——汉长城,产生于公元前2世纪。“公元前一世纪”是一个基本上很少大规模修建长城的时期。对该币出现标注的“公元前一世纪”这一时间节点,我认为是受困于当时长城学术研究成果的局限性,设计者使用“修建”而不是“始建于”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我很理解设计者当时的困惑。
    也有人批评该币,选择明长城和兵马俑图案的作法是历史穿越,我不这么看。我觉得,设计者选取深入人心的明长城形象作为主图案,辅以秦兵马俑作为修建人物,是作者为表现“长城的修建”之概念所进行的艺术创作,从艺术的视角,而不是历史真实的角度去理解设计者的创作,我很喜欢这个图案。
    对任何事物的科学认识,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长城研究也不例外。我们今天对长城的认识,也可能会被明天的新发现打破。学术研究就是在不断探索和发现中发展的,正如王羲之在《兰亭集序》中所述“后之视今,亦如今之视昔”。期望中国贵金属纪念币能够更多地反映长城文化,期望中国金币总公司更多地关注与支持长城保护和研究工作。(注:原标题为《“后之视今,亦如今之视昔”——访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本网转载时对标题作了调整)

历史文化的保护传承需要更强学术支撑

发布时间:2014-09-21     来源方式:中国金币网


上一篇:

下一篇:

国家文物局传统村落整体保护利用工作现场会在福建召开
谁在漠视古城门面?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