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画糖画,小孩伸爪。”
  “糖画糖画,十八岁的大闺女要出嫁。”
  
  糖画,俗称“倒糖人儿”、“倒糖饼儿”、“糖灯影儿”“浇糖人”。糖画是童年扯不断甜又绵的回忆,浇糖人在走街窜巷赶庙逢会之间吆喝快乐制造快乐,从铜勺流出小孩望眼欲穿的线条绕成爱花媳妇的猪八戒、偷吃蟠桃的孙猴子、汪汪乱叫的小黑狗。小孩爱吃,可以撒娇,伸手要钱。大人想吃,不好意思说,趁小孩不在场买说是“给自己的小孩捎的”。所以在台儿庄就有了“糖画糖画,小孩伸爪”的顺口溜。
  “糖画糖画,十八岁的大闺女要出嫁。”这个故事在台儿庄流传了二百多年。台府的小姐闲来无事在绣楼眺望大衙门街,远远地看见浇糖人的上下翻飞穿花蝴蝶似的画出杨宗保穆桂英,不禁“啊呀”一声叫了好。浇糖人的是一位略显单寒却眉清目秀的姓花的后生,顺着声音望去却是一位闺阁小姐,二人目光一对,台家小姐动了春意就像化了糖人。于是丫鬟当了红娘牵线,二人偷偷约会阴沟涯月老庙。台家小姐不顾“出了这大门你就不是台家的人”的威胁,毅然摘下朱钗珠翠与心爱的郎君在街上浇起了糖画。
  台儿庄的糖画有三百余年历史。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泇运河的开通后不久四川浇糖人的来到台儿庄。清末台儿庄陈姓艺人以此为业,台儿庄陈氏糖画已经传至第七代。
  
  第七代传承人陈伟、曾超敏为代表性传承人,他们是一对二十六七岁的夫妻,丈夫陈伟是妻子曾超敏的师傅。他们的小店在台儿庄古城后大路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条街,那是一个十余平方米的小店,一对令人称羡的从事甜蜜事业的小夫妻。
  “我的‘师傅’是我的丈夫,他出身于糖画世家,他从小就耳濡目染接触糖画,经常参加各种糖画展示活动。为使祖传的糖画技艺不致失传并发扬光大,我听取我老公的建议跟他学习画糖,刚开始觉得画糖很难,先要在纸上练画,每个形象练得烂熟于心,才敢直接用勺子画,学习的过程中手上都是老茧和被糖烫的大水泡。我现在画糖有八年了,掌握的图案已有四五十种,是陈氏糖画第七代传承人,到过北京、天津。
  街头设档现做现卖,这已是现代糖画的特色了。将炼制后的麦芽糖置于铜瓢内加热溶化,然后以铜勺为笔,以糖液作墨,凝神运腕,在光洁的大理石板上抖、提、顿、放、收,时快时慢,时高时低,随着缕缕糖丝飘下,诸如飞禽走兽、花鸟虫鱼、神话人物等形象便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你的眼前:金龙翻云滚雾的展彩凤翅欲飞。
  作画的工具和手艺都很特别:以糖为墨以勺为笔。画笔是一个长柄的勺子,色彩则是那热在锅里的饴糖,根据客人的需要,就舀起一勺热乎乎的糖稀,勺向前斜伸微倾,手就缓缓地流动着,就和画师用笔一样自如,做出了糖画的大龙、凤凰、兔子或鱼等在石板上。板上的糖稀画再粘上一支竹签然后轻轻地翘起来就是一幅甜蜜的工艺品糖画了。”
  陈伟介绍说:糖画是民间小技艺,现在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了。糖画,相传它是在明“糖丞相”制作技艺的基础上演化而来的。据清褚人获《坚瓠补集》载,明俗新年祀神,要溶就糖霜,印铸成各种动物和人物作为祭品,因所铸人物形象俨然文臣武将,又以文官居多,故而时下戏称为“糖丞相”。 “熔就糖霜丞相呼,宾筵排列势非孤;苏秦录我言甘也,林甫为人口蜜腹。霉雨还潮几屈膝,香风送暖得全肤;纸糊阁老寻常事,糖丞来年亦纸糊。” 后来,四川民间艺人又将中国皮影、民间剪纸等姊妹艺术的造型手法融于一体,不用印铸模具,不用印铸模具,而改为直接操小铜勺,舀糖液绘出皮影图案,这样,民间艺术‘倒糖影’就在蜀地诞生了。到了清代,糖画更加流行,制作技艺日趋精妙,题材也更加广泛,多为龙、凤、鱼、猴等普通大众喜闻乐见的吉祥图案。      《成都通览》载:“元旦日街市停贸易……只有小本营生者,专售小儿女之钱,如……糖饼(即糖画。作者)”,并附有木刻艺人行艺图一幅。
  
  陈伟、曾超敏从小喜欢画画,画家的梦想只有在工作之余了,现在成了制作美食的艺术家。“。我们也画画,画花鸟人物画,更多的是画简笔画,练练货,即采用刚柔、粗细、走向各不相同的线条来表现物象的形状、神态。它类似国画的白描,西画的速写又略带民间剪纸的韵味儿。一有时间就到山亭皮影、卢雪剪纸艺术馆去。”看来,其志不小,从糖画形成的诸多艺术源头学起。
如今的小朋友很少在集市看到糖画了。陈伟、曾超敏在古城大衙门街驿站广场还有一个小小的摊位,把快乐与甜蜜拉到大街上,与更多的人分享。童年更加美好,因为非遗技艺保存了我们的记忆,民间传统让我们徜徉在时尚古城,让我们的心回到童年,回到童年舔着糖画的那一刻。
  小小的技艺,带来令人遐想的欢乐与如饮甘饴的健康。制作糖画的麦芽糖味甘,性微温,有健脾胃、润肺止咳之功效,可用于治疗气虚倦怠、虚寒腹痛、肺虚、久咳久喘等症。不要担心吃了糖画会咳嗽了,也许你咳嗽了,是想起童年的时候你舔着跃龙门的鲤鱼、或者美丽的七仙女了。陈伟说:“台儿庄糖画人物,以明清时候为主,台儿庄繁盛于明清,有开凿泇运河期间的万历皇帝、有南巡经过台儿庄的康熙、乾隆,有开凿运河的民工,有台儿庄船民、有拉纤的纤夫……”
       曾超敏说起了四川糖画的精湛,天津糖画的逼真,河南糖画的玲珑剔透,北京糖画的质朴。我问:“台儿庄的糖画特色是什么?”她笑而不答。
  兴许台儿庄古城复活了,台儿庄的记忆复活了。台家小姐与花家后生把爱的秘密与甜美注入到陈伟、曾超敏身上,完成并且演绎着同样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爱情的穿越。(作者:时培京  孔浩)

  作者时培京,滕县人,山东省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华辞赋》社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民俗学会会员、枣庄市作协全委会委员、台儿庄区作协副秘书长、贺敬之柯岩文学研究会秘书长。现任职于台儿庄古城文化交流中心。
  参与编辑《中国当代短诗选》、《诗画千年古城》、《枣庄矿区民俗志》、《天下@第一庄》、《运河》、《转型之路》(中国第一部煤炭资源枯竭型城市经济转型报告文学集)、《老枣庄纪事》、《台儿庄运河文化》。
  获庚寅年陕西省祭黄征文三等奖, 2010年中国散文学会征文三等奖,2012年百世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奖、《台儿庄鼓唱》(又名《台城旧志》)获2011年第五届亚洲青年动漫大赛激励大奖。


台儿庄陈氏糖画

发布时间:2013-11-22      来源方式:原创


上一篇:

下一篇:

上里古镇
心存古城千千结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