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州县地处丝绸之路黄金地段,先民们在这块热土上创造了许多辉煌灿烂的文化,由于气候干燥,降水量稀少,地表文物少受雨雪、地下水、盐碱的侵蚀,人为活动的破坏也相应轻微,从而保存下来了各个历史时期不同等第、规格、形制、规模的古城遗址。留下了众多的文物古迹,其中有石窟寺5处,有锁阳城、破城子、六工城、桥湾城等古城遗址五十余座,古寺院一处,长城遗址152公里。其得天独厚,具有高古、沧桑、残缺、悲壮、雄浑、旷远之美。这批古城是当地古代文明具有权威性的历史标本,是古丝绸之路上留存的一笔丰厚的历史遗珍,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它们既有地方性割据政权的都城,又有州郡城;既有乡城、里城、民堡,又有驿、站、亭、铺和递运所城,还有障城、坞壁,其都是沧桑变迁的历史见证,具有重要的艺术价值和旅游观赏价值。瓜州堪称甘肃省的文物大县,然而其宝贵而丰富的旅游资源犹如未出嫁的秀女被锁在深闺之中鲜为人知。在国内外旅游迅猛发展、不断腾飞之际,瓜州旅游需要走向世界。众多的古城遗址与极旱荒漠自然景观结合起来,发展旅游条件得天独厚。
        一、瓜州境内最典型的汉唐古城遗址概貌
        锁阳城古遗址:锁阳城位于安西县桥子乡南8公里,是迄今河西走廊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古城,也是我国少有的巨型古城遗址。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在此置敦煌郡冥安县,唐武德四年(621年)改为晋昌县,设瓜州府。明宣德十年(1435年)开始,明朝用7年时间大修该城,成化八年(1472年)哈密忠顺王脱脱移哈密卫于锁阳城,后明王朝封闭嘉峪关,锁阳城被吐蕃、蒙古等少数民族占领。锁阳城分内外两城,城四面皆有城壕。外城呈西南向东西走向,最后与内城的东南角和西南角相抵。廓墙断续隐现,几千年风吹日晒水浸只留残垣断壁,大部分倒塌。整个外城周长5356.4米,总面积81万平方米,残高1-7米不等。外城又叫羊马城,平时安置羊马等牲畜,战时又成为阻击敌人的外围防御线。锁阳城羊马城系典型唐代建筑,没有后代重修痕迹。内城呈带斜形长方形状,东墙长493.6米,南墙长457.3米,西墙长516米,北墙长536米,总面积为28万平方米。墙基厚7.5米,顶宽4.6米,残高12米。四垣有马面计24座,四角及墙角有角墩,惟西北角墩保存最完整,高约18米。角墩开拱形券门。内城上有敌台及擂石,西、南、北三垣各有瓮城一座。内城被一南北走向的折线长墙隔为东西二城,东城较小,是古代官府衙署处理公务驻地。西城较大,是古代市井和百姓居住场所。内城保存非常完整。西城内残留圆形土台12座,周围有倒塌的土筑围墙、房屋及其它遗址。城西北角有两个无门土堡,高大厚实,高14米,传说是关押战俘和惩罚士卒的土牢。
        南岔大坑古城遗址:岁月沧桑把该城摧残的十分残破,墙体起碱发酥。古城基本呈正方形,规模较大,实测其东垣长560米,北垣长550米,西垣长535米,南垣长525米。该城大部分坍塌,部分区段保存完好,残高4.5米。但整个形状及瓮城、角墩仍比较清晰。根据城中遗物的时代等因素推测,该城是在汉代以后荒废。
        六工城古遗址:六工破城位于安西县城西南岔乡六工村西南3公里处,东北距安西县城19公里。该城墙体虽有残破,但连续较为完整,夯层厚12厘米。全城可分为大城和大城东北角套筑的小城两部分,大城南北360米,东西宽280米,总面积10.08万平方米。墙体厚实,基宽5米至7米,顶宽2.8米,残高7.5米。大城东北隅还有一小城,平面呈正方形,每边长90米,墙体保存较为完整,残高1.7米。据有关专家研究考证为六工破城为三国时期曹魏所设的宜禾县县城,属敦煌郡所辖,晚唐至五代宋初,在归义军政权统治敦煌时,该处设常乐县及常乐镇。
        踏实破城古遗址子:位于安西县踏实乡政府西北8公里处,距瓜州县城约25公里。瓜州县城通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榆林窟公路即从该城边穿过。该城城墙犹存,损毁较轻,南北长280米,东西宽150米,规模较大,残高6.5米。四角皆置角墩,角墩突出墙体外6.5米,东西二垣各设马面3座。向北开置了一门,门外设有瓮城。李并成等专家认为该城为唐代悬泉府,五代宋初归义军时期又置悬泉镇。
        二、瓜州境内最典型的清代古城遗址概貌
        桥湾城古遗址:由嘉峪关市向西,行至国道312线3145公里处,路边南侧沙碛中有一座醒目的古城就是桥湾城。桥湾城位于疏勒河北岸,西距安西县城85公里。该城平面呈长方形,墙垣用粘土夯筑,保存基本完整,东西长320米,南北宽122米,残高5米至8米。南北二垣各开一门,留有瓮城,城楼残迹,四角筑方形角墩,据说在城西南角的疏勒河上,原有一座天然土桥,横跨河流南北两岸,桥下流过河水,观之正好是一河湾故名桥湾。桥湾城建于清代雍正年间,当地流传康熙夜梦桥湾城的传说。相传有一天晚上,康熙帝做了一个梦,梦里出现过一个景色明媚的绿洲,河边有四棵参天白杨树,其中一棵上面挂皇冠和玉带,康熙一伸手,把皇冠玉带摘下来,梦醒后派人赴西北寻觅梦中之景,终于在疏勒河边安西桥湾这个地方找到了4棵白杨树,其中一棵树上边挂着一顶草帽和一段草绳,这不正是梦中皇冠和玉带吗?使者赶紧回京禀报,康熙听后龙颜大悦,命人在此修一巨大城池作为行宫。结果负责督修该城的程金山父子领命来此,见这里荒凉偏远,想皇帝老儿哪能来此巡游,便见财忘法,贪污巨额建城银两,草草修了座小城交差。后来钦差大巨西巡,将此情况上奏康熙,康熙大怒降旨将程金山父子处死,取其头,剥其皮,制成两双人皮鼓,悬于皇寺,日夜敲击,以警后人。
        清安西柳沟卫城:该城建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其位于今三道沟镇四道沟村,夯土版筑,平面呈正方形,长宽皆190米,面积3610平方米。开南门,四角有角墩,四面有马面8个,因该地天然水沟居多遍生柳树俗名曰柳沟,该城亦曰柳沟城,即清柳沟卫城。
        清安西镇城:该城位于今布隆吉乡政府东1公里,呈长方形,东西长1090米,南北宽910米,面积约1平方公里。该城建于清雍正元年(1723)。
        清安西大湾城:位于今瓜州县城北1.5公里处的大湾,东西874米,南北921米,面积804954平方米。四面均有城门和瓮城。《重修肃州志》记载:“本朝经理安西,始建于今大湾地方”。清廷委派吏部郎中马尔秦、光禄少卿汪隆、临洮知府白讷监造。城有双重城楼,始建于雍正五年(1727),告竣于雍正六年(1728)。建城时从布隆吉老城拆用木料抵造20间房。其余则由王全臣预算城池面阔、丈尺、间架、檩数,旧有及新添,拆用木料及所需用石块、砖瓦、灰斤等项逐一开明,一切匠夫按料计工,分发银两,历时1年,修筑而就。
        其他还有清踏实城,该城面积269.2平方米,建于雍正六年(1728),该城驻清兵100名,每2名给房1间,城内共有房屋200间。双塔堡建于雍正六年(1728),在布隆吉清城西30里许。其地清人曾描述回路东西,河水湾环,林木葱茜。百齐堡为青墩峡口路通哈密最紧要的隘口,原设把总一员,领兵100名驻守,但因疏勒河水不能流至百齐堡,断流时节驻扎人马常无水可饮,无法扎站,加之清廷在上游移民垦荒,筑坝拦水,逼水进入新瓜州,百齐堡更加干涸,故尔将原百齐堡向东南挪移了20余里,以便瓜州之水能受益百齐堡。
        三、瓜州古城遗址与历代开发的关系的关系
        瓜州历史上建制与敦煌紧密联系,为西通西域东通长安的门户及东西文明荟萃之地,是扼控丝绸之路的要径。历史上富商汉贾往来不绝,尤其是汉唐时期,随着丝绸之路这一国际大动脉空前繁荣,其枢纽地位更为重要。这一特点,对于瓜州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均有极为深刻的影响。
        汉唐瓜州地区的丝绸古道分布,根据《沙州都督府图经》(P.2005)、《沙州地志》(P.2005)、《西州图经》(P.2009)等遗书资料记载古楼兰通往各处有6条道路,西州通往各处有11条道路。其中有部分道路通往瓜州。从古代文书详载各驿道走向、驿名来源、至前站里程、沿途有无水草井泉、井泉水质、路况是否险峻、可否通过车马等情况,红尘走马的历史跃然纸上。
        清代是瓜州得到大开发的另一个重要时期,雍正四年(1726),河西局势初定,川陕总督岳钟琪巡边安西、敦煌诸地相度地利,题请改安西卫。乾隆年间,进一步划分工区,集中开发,安西地方的头工、二工、三工、四工、开工、六工、七工、八工、九工、十工就此而产生。从各工区排列的具体顺序而言,瓜州清代筑城30余座,今保留遗迹者有10余座。瓜州遗存清代城堡,大部分为雍正五年(1727)至雍正十年(1732)所建。清政府专门委派吏部郎中马尔泰、光禄少卿汪隆、临洮知府白讷为总监亲自督造瓜州、敦煌一带的城堡,下面还有具体监修官吏。留之于今的诗咏,如汪隆写的《城工告成四首》、《双塔堡》、《踏实堡》、《惠回堡》;马尔泰写的《安西杂咏并序》(四首),沈青崖写的《桥湾城》等,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情况。在瓜州主持修造城池的官员,除王全臣以外,还有安西镇总兵张嘉翰,瓜州营参将卫维康,安西州同知孙翼,知州杨肇熙,安西卫守备王玮等人。
        民国以来,许多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奔走在古代骆驼商队往来过的丝绸之路,探访古代中西方文化的奥秘,发现了一颗又一颗大漠明珠,为开发丝路古道游,使游客蹈循历史的印迹,沐浴历史文化的雨露,聆听到华夏文明演进的千古足音打开了一扇窗户。今瓜州遗有许多一人多深的路槽即古代车马通过的道路。张骞、班超、玄奘、马可波罗、林则徐等都在此留下了永远的历史足迹。尔今,开发这片土地的先民早已作古,修筑的古城池早已失去了原有的防御作用,成为残垣废壁,任人凭吊。其作为开发这块土地的历史见证,让后人更加切实地品味历史,了解祖先,热爱家乡,不失为一部典型的生动教材。
        四、瓜州古城遗址的开发利用对策
        在周边地区旅游业飞速发展的大环境形势下,瓜州县内外一些有识之士提出借助敦煌牌来发展安西旅游的大胆设想。2002年国家文物局投资,委托中国建筑历史研究所编制《瓜州县锁阳城标志性建筑内城城西北角墩清理挖掘和抢险加固维修方案》,1992年县博物馆建成桥湾城景区、锁阳城景区、白墩子景区、蘑菇台子景区、双塔景区陈列展览馆。在旅游接待方面,已具有一定规模的综合接待能力。近年来年均接待中外游客20万人次,以桥湾城、锁阳城为最。
        但长期以来,由于对旅游业的产业认识不到位,没有把旅游产业当作一项经济产业去培育。不少干部,尤其是旅游管理部门干部的观念保守,等靠要思想严重,在招商引资,股份制合作开发旅游景点方面缺乏高招、实招和胆略,旅游投入的市场机制至今未真正形成,改革开放意识不够强,吃大锅饭和有等靠要等依赖思想的人还占一定比例。还有一些人对发展旅游业还存在偏见,认为搞旅游只仅仅是游山玩水,不能当饭吃,不能当衣穿,更不要说是发财致富了,对旅游业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或曰人家占有了天地人三才,而自己则什么也比不上人家,顽固地坚持旅游解决不了国计民生的具体问题,对发展旅游业有一定的排斥作用。外地游客到瓜州旅游在途时间较长,加之境内旅游公路大多数是狭窄的沙石路面,其简陋状况持续多年面貌没有大变。这种状况的公路,旅游车一过便前后颠簸尘土飞扬,大煞风景,这让中外游客摇头不已。这在时间是金钱、是效率、是生命的今天不能不说是旅游开发的一大障碍。
        目前,瓜州旅游业才处于起步阶段,应采取文物与生态兼容,把县境内国家级极旱荒漠自然保护区与锁阳城、榆林窟、东千佛洞等文物古迹巧妙结合,以每年国家和省市大型旅游活动为契机,组织文化、旅游等部门进行大密度、全方位、多形式宣传促销,在省市报刊申请专版,及时不断地向县内外各界宣传,展示瓜州旅游新形象。在保护好的前提下充分开发,通过唐城探秘、石窟艺术欣赏、古长城踏察、使游客发古之幽情,懂得观赏文物、得到美的享受,可以古为今用,为开发旅游事业、振兴地方经济服务,达到浑然天成,完美无缺的境地。
        (本文作者李旭东 甘肃省瓜州县文联常务副主席;罗明 甘肃天水师范学院教授)

瓜州县古城遗址的保护与开发利用研究

发布时间:2013-11-19     来源方式:原创


上一篇:

下一篇:

晋阳古城遗址保护的探索与思考
榆次老城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