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文化的并存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文化特征,而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传统文化的发生发展,特别是传统文化对现实文化的发展和意义。文化是一个城市进步与发展的根基,是评价一个城市内涵和追溯历史的依据。如同人或树一样,城市也是一个有机体,总是不断地生长、兴盛、繁荣、衰老,直至枯萎或再发展。对任何一个有着丰厚历史底蕴和活力的城市而言,更新是得以持续与发展的重要力量,这一过程在时间中贯穿始终,直至影响到城市空间中的各个方面。
        在古代社会,生产工具落后,天人力量对比悬殊,城市总是处于自然更新过程中;在现代社会,技术成为社会进步的标志,不断发展的新技术为人们提供了广泛的作为,并且拓展了空间范围,人们从未像现在这样对城市的发展具有如此大的干涉力,城市开始处于人化的更新过程中。随着中国的都市化进程不断加快,新文化观念的城市不断出现。然而,这一切只能算作当下历史时间节点上的新作,似乎又与历史文化观念上的演变与变异相去甚远。在这场新旧文化观念的不断更新的冲突中,古老的文化如碑刻、城墙、建筑被粉饰一新,成为一种现代文化、价值观下的孤立的展品,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割断了其所包含的历史应具有的完整性与持续性。
        从历史角度来看,南京是六朝古都,历史文化积存深厚。南京的中华门,古称聚宝门,位于城南秦淮区,毗邻秦淮河,是中国现存最大的瓮城。同时,中华门地区还保留着许多传统民居,尽管其状况陈旧,但江南民居风格的建筑形式,与厚重的城墙、晶莹的秦淮河浑然一体,极具历史文化价值。南京正在向国际性城市迈进,这不仅决定了城市特色与优势,也提出城市设计的新课题。
        中华门地区在南京的历史可以上溯到汉代,因朝代的更替而屡次出现繁华的景象。由于城市中心的偏移和南京经济的衰落,中华门一带也逐渐衰败下来。这里的一些建筑破旧不堪,规划又缺乏地区整体观念,无规划控制的零星建设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环境混乱,一些历史文化遗产没有能得到全面保护和开发,正在丧失其历史文化价值。
        如今,随着城市的发展与交通条件的改善,中华门等文化地区的深层次开发亟待展开,这是民俗文化的一次集结。而且,同属于秦淮河风光带的夫子庙民俗文化集中地区改造成功,不仅恢复了“青砖小瓦马头墙”的传统民居风貌,元宵节的花彩,金陵剪纸等多种民间工艺的文化展示;而且创造出南京市新的旅游热点和城市商业副中心,使传统老城市区域的更新成为必然,而这种必然性必须体现在一种前后的连续性上,也可以说是一种可持续性的发展,是一种文化的更新。由古至今,无论任何城市都是一个整体功能上的更新与完善,都与当时社会政治文化息息相关,是一个连续性的过程。夫子庙民俗文化集中地区的改造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可以借鉴之处,我们也需要用整合的观念去思考中华门地区的民俗保护和更新的问题。所谓“整合”,就是把历史残存的片段放到今天的街区整体环境中考虑,把联系的观点放到时空体系中考虑。
        过去、现在和将来本身就是连续的,只是被人为地将其分段,这将使历史脉络应有的整体性与延续性被忽略。今天,对中华门的保护及开发也需要整体的视角,也就是要体现在中华门地区整体的规划和分析下的一种新时期的变异。这些都是认识觉醒的契机,包含着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因素。现在的中华门地区也是一个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混合体。但是这种混合是不是协调的呢?是否能体现一种文化的连续的力量呢?是否能体现当代的文化观念?这是作为中华门区域的保护与开发研究的基础问题。
        除此之外,利用中华门带动城市新的发展,必须制定适宜的政策,解决传统与现代生活水平和城市现代化要求的冲突。近年来,对于旧城的改造,我国许多城市都结合本地区的实际情况,作了许多有意义的探索研究。比如,哈佛大学就苏州的更新改造提出了九条原则,这值得中华门区域的改造作为借鉴。其中“提高城市历史文化的可续性”“视更新改造为一广泛而持续的进程”引发我们对中华门老城区域城市化过程中的取舍尺度进行思考。中华门地区由中华门城堡,明城墙遗址,内、外秦淮河水域,传统民居、街巷、古物遗存等物质因素的综合性组成,为该地区的文化遗产保护与旅游的开发结合创造了条件。只有用整合的观念去对待中华门古城墙的保护,文化和空间连续性才能得以保证,历史建筑才会获得新生。
        总之, 中华门地区蕴涵着大量真实的历史性建筑及民俗资源,南京今天的文化追溯过程,是对过去延续的传统以及现在的经历和行为的综合。这些无形的资源都是不可再生的,但又是现代生活的组成部分,这些集合记忆体和独特的传统风貌,都是南京未来文化发展不可替代的资产和重要基础。
        “文化是一种弹性的解释体系,它对经济、文化、政治的作用都带有间接性”,传统文化就如同生物体对营养的吸收,并非立竿见影而是潜移默化的。文化的价值只有与固定的经济、政治条件联系在一起,才能获得具体的解释。离开相应的条件的支撑,文化因素难以发挥作用。所以以儒学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没有经历过现代社会大生产。当面对现代商品经济与现代政治文化的巨大冲击,建立在农耕文化土壤之上的宗法社会,其对城市发展的不适应性就会显而易见。就像如果没有现代市场契约关系,就不可能实现文化价值的转化。只有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结构发生重大的变革,文化的进步和经济的腾飞才能起到巨大的作用。
        参考文献:
        [1]美学与艺术学研究(论丛).安徽教育出版社,1995.
        [2]建筑学报.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9.
        (本文作者张健,许旸 金陵科技学院艺术学院)

谈城市发展与文化传承的关联——以南京古城中华门区域的文化保护为例

发布时间:2013-11-19     来源方式:原创


上一篇:

下一篇:

文脉传承 服务民生——试从曲阜鲁国故城保护看古城的可持续发展
科学规划襄阳建成世界级文化旅游名城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