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一座因孔子而扬名海内外的东方圣城,一座因儒家思想而泽被后世的历史文化名城,曾是神农故都、 黄帝生地、 少昊之墟、商殷故国、周汉鲁都、孔子故里、孟子诞生地,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全国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是东方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和世界历史上最古老、最伟大的文化胜地之一。孔庙、孔林、孔府已于1994年12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举世罕见的距今两千多年前西周时期的城市遗址——鲁国故城遗址更是这座城市重要的文化遗址,多年来曲阜市各级政府的领导下和上级业务部门的指导下,顺应社会发展大势和文化遗产保护的新理念,从“遗址”到“大遗址”再到“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探索曲阜鲁国故城保护的新路子,不断推进遗址保护和服务社会功效,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为古城保护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一、鲁国故城遗址的考古成果及古城特点
        公元前十一世纪的后半叶,武王灭商,建立周王朝。周武王封“周公旦于少昊之虚,是为鲁公”, 由长子伯禽代父就封,建都曲阜。由于周公在兴周灭商、创立周代礼乐制度方面的卓越功勋,鲁国在周代诸侯国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周代鲁国成为重要的政治、文化中心。春秋晚期,孔子创建儒家学派,开私人讲学之风,“弟子三千,贤人七十”,曲阜成为当时的教育中心。鲁国故城作为周代鲁国的都城延续近800年之久。故城略呈扁方形,东西约3500米,南北约2500米,面积约10. 45平方公里。在鲁国故城遗址保护区内座落着明代的曲阜县城和十余处村镇,约有居民80000人。
        鲁国故城由于其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遗存,堪称是一座文化的宝库,遗存内容包括周代至汉代的城垣与城壕、城门遗址、大型建筑基址、道路与排水系统遗迹、手工业作坊遗址、居住遗址、墓地等。至今地面仍残存有城垣4000余米和一些台地,而地下更是埋藏着大量的珍贵文物,其中周公庙区域为周至汉代鲁国的宫殿区遗址,是鲁国故城最为核心的部分,具有重要的考古历史价值和文化展示意义,上世纪70年代进行了普探试掘,基本确认鲁国故城与《周礼•考工记》关于都城营造的记载“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大致吻合,说明当时都城营造很可能确实有一个基本的规范即《周礼•考工记》的规范性要求,从考古学的角度鲁国故城提供了一个从周初到战国乃至两汉时期,一直在不断发展的古城址范例,这对于我国商周断代考古和城市考古都具有重要意义。基于此,鲁国故城于1961 年被国务院公布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国家文物局“十一五”期间100处重点保护的大遗址之一,2010 年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23 个立项名单之一,同时也是“十二五”国家文物事业发展规划中的“六片四线一圈”之一的“曲阜片区”的核心内容。
        二、鲁国故城大遗址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之路
        鲁国故城大遗址能经历漫长的历史风雨,遗传今天依然脉络基本清晰,是当地政府和百姓多年来的多年来历届政府为保护和传承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和当地生活在遗址上的百姓为之做出了经济和生活上的牺牲。
        始终坚持放眼长远规划先行的工作思路。在城市更新与城市转型发展过程中,曲阜市始终以敬畏的态度看待大遗址保护,始终作为当地的重要文化资源,以一种文化自觉和高度的文化使命感和强烈的时代精神,高度重视遗址的特殊价值和文化特色,始终着眼于处理好眼前经济和传发展承,局部和大局的关系,把鲁国故城大遗址保护转变为对历史与未来负责的精品文化工程,始终坚持尊重规律,放眼长远,兼顾过去、现在与未来,以规划引领项目建设,科学编制《鲁国故城保护总体规划》,确保规划既有学术的价值又有现实的可操作性。从保护总规到公园规划再到重点方案,严格按照先后顺序,逐步推进,把规划先行的理念贯穿到大遗址保护的具体工作实践中。坚持将“考古先行”作为规划先行中的重要内容,保护规划和公园规划以及重点保护展示方案都严格建立在历史考古资料的基础上。目前鲁国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已完成《鲁国故城总体保护规划》、《鲁国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等,规划建设周期20年(2011-2030),将建成集教育、科研、游览、休闲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城市公共文化空间。
        以突出特点分步实施作为实施保护的指导思想。鲁国故城面积10多平方公里,面对如此大的遗址片区,结合现实可操作性,分轻重缓急,按规划有步骤地实施,曲阜市制订了“一轴三环五重点”作为基本脉络,选择搬迁比较少相对容易操作的东北角作为突破口,重点做好周公庙宫殿区的保护和展示,围绕南东门到周公庙的中轴线做长期的布局。突出鲁文化的特点,彰显孔子儒家文化与鲁国文化的关联性,把“三孔”和鲁国故城构成一个从时空关联到文化互补的大格局,把鲁国故城的历史文化价值和现代城市品味都尽可能地展示在世人面前,实现有历史感、有文化感、有时代感、有成就感,分步实施的过程,也是让广大市民逐步深化对遗址公园认识的过程,更是以实际效果惠及民众、争取民众支持拥护的过程,分步实施先易后难,高度重视遗址保护展示过程中涉及的征地和搬迁等重大难点问题。
        形成全面参与保护的良好氛围。大遗址保护涉及面广,与当地市政建设、产业发展、居民生产生活关系密切,地方主要领导的重视、相关部门的配合、广大民众的参与是尤为重要。曲阜市委、市政府为推进遗址保护和遗址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成立了“鲁国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指挥部”,由市委、市政府领导担任指挥部指挥长,相关部门主要负责人担任成员,并以此为基础成立了“曲阜市文物保护委员会”,市主要领导挂帅鲁国故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为配合遗址公园建设,市政府颁布了《关于加强鲁国故城保护和管理的通知》。曲阜市民有着良好的文物保护意识,征地和搬迁过程中曲阜当地百姓的文化自觉,为了进一步调动广大市民对鲁国故城的保护自觉性,成立了120人的鲁国故城保护志愿者队伍。
        三、曲阜鲁国故城保护与城市现代化建设的几点启示
        曲阜作为首批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不断总结有关城市建设和古城保护的先进经验与典范模式。在曲阜鲁国故城保护上他们怀着一种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不断探索,不断积累经验,对我们的古城保护给予借鉴。主要启示有以下四点。严格执行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曲阜市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批准曲阜市城市总体规划,加强名城保护,加强了国家级、省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普查和保护,抢救性地加快历史街区的挂牌和保护工作,努力保存体现老曲阜历史风貌的历史建筑和历史街区,以延续城市的历史文脉。把规划中的鲁国故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紧密结合起来,在遗址公园中体现文化内涵和文化特色,还要以遗址公园建设为契机,进一步提“三孔”等的遗产保护。在中心城区城市人口、城市建设用地将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和空间内,结合自身资源、环境条件,坚持合理控制,搞好功能分区,加强城市生态环境建设。  
        把强化民本意识作为古城保护和发展的根本出发点。古城保护必须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必须惠及全体人民,坚持公益为主、惠及民众的原则,着力围绕提升居民经济收入、改善居民生活条件、扩大居民就业渠道、拓展居民文化空间,努力实现“保护古城、传承文明、弘扬文化、改善民生、提升城市”的完美结合,让人民群众真正成为大遗址保护的最大收益者。因此在古城保护上更要注意当地居民的民生福祉,让百姓成为古城保护的受益者,才得到群众的支持和拥护。
        正确处理好几个关系。故城遗址占地面积多,与城市发展、居民生活的关系密切,保护与发展的矛盾特别的尖锐复杂。曲阜市为把鲁国故城大遗址保护转变为对历史与未来负责的精品文化工程又是能有力推进城市建设、普惠当地民生的现实成果。在推进过程中,正确处理了旧城改造和历史街区保护的关系,正确处理城市发展和延续文脉的关系,正确处理发展经济和保障民生的关系,正确处理城市发展空间和保护自然环境的关系。因此在处理这些关系上准确把握工作中的度,才有可能最大限度的实现古城的社会效益,从而最大可能实现经济效益。
        充分发掘文化底蕴实施整体发展。一个城市与其他城市显示不同的文化价值和城市形象,它的旅游价值和商业价值才能真正实现。因此要充分发掘城市社会发展的文化内涵,从时间上要从古代、近代到现代统一考虑,不要只摘取其中的某些片段去迎合商业利益,或者是选取某些元素进行开发,以免造成让内行人不可理解,让外行人不理解的尴尬局面,一种不伦不类的所谓的古城保护式开发必将成为一种笑谈,造成古城一种不可治愈的病伤。
        因此我门的古城保护,既是一种保护,也是一定意义上的文化寻根和苦旅,尊重我们的文化本源,尊重古城几百年发展的文化脉络和珍存应有的历史印记,尊重历史的发展规律,与当前的文化旅游结合起来,与新的城市保护理念结合起来,我们的古城保护才会更加有生命力,才能得到百姓的拥护,才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本文作者马荣华 山东济宁市文物局)

文脉传承 服务民生——试从曲阜鲁国故城保护看古城的可持续发展

发布时间:2013-11-19     来源方式:原创


上一篇:

下一篇:

历史文化名城文化资本的型塑——以古城保定为例
谈城市发展与文化传承的关联——以南京古城中华门区域的文化保护为例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