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址是遗存本体和与其相关联的环境载体共同构成的综合体。它具有遗存丰富、历史信息含量大、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价值和地位。以国务院公布的一至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例,在2351处中,古遗址、古墓葬达710处,占总量的三分之一;基本符合大遗址标准的遗存为583处,占总量的四分之一。大遗址的保护已经纳入了国家文物保护的重点工作。《国家重大遗址保护总体规划纲要》中,第一批重点保护的大遗址有36处,而后又扩大到了100处,充分体现了国家文物局对大遗址保护的重视。
        随着国民经济和城市化进程的飞速发展,大遗址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主要体现在人为和自然两方面的威胁。诸如:大遗址地表的种植、耕作,对文化层的破坏与扰动;考古发掘与发掘过程中及发掘后的保护脱节,造成大遗址历史信息的缺失;城市中的大遗址面临着过度开发和城市化进程中的蚕食,以及现代城市叠压的破坏;政府官员对大遗址文化价值的认识错位或不到位,造成政策性破坏;商业、旅游业的无度利用造成大遗址及其环境受到一定的影响或破坏;保护规划的编制工作落后于保护的需求,个别规划设计单位受制于某些政府官员的制约,不能坚持文物保护原则;保护技术手段和措施相对滞后,等等。特别是在考古发掘和保护工作中,由于政府部门和文物管理部门对某些敏感问题有不同的理解,对大遗址的保护造成一些无可挽回的损失。当前,亟须对大遗址保护的相关问题形成一种科学的共识。
  
       考古勘探、试掘、发掘的定位决策取决于保护的需求
       作为大遗址是否必须进行考古发掘,应从科研的需求、发展与保护相兼顾的需求、国家资源的展示需求和国家政策的规定统筹考虑,不能盲目服从,也不能主观决断,更不能以试掘为名,行发掘之实,让“挖宝”的思想成为“资源导向”、“成名导向”。发掘者必须具有科学的保护意识,不仅要保护可移动遗存,更重要的是保护不可移动遗存及其相关信息。
 
       多学科参与是有效保护的重要保障
       由于发掘对象类型众多,单纯依靠考古人员的工作,很难使大遗址的相关信息得到获取和保护。1990年10月在瑞士洛桑通过的《考古遗产保护与管理宪章》中明确规定:“对遗产保护不能仅仅依靠适用考古学方法,它需要较广泛的专业和科学知识与技能基础。有些考古遗产的构成是建筑结构的组成部分,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根据1966年保护和修复古迹遗址的威尼斯宪章所规定的这类结构的保护标准进行保护。”可见,考古遗产的保护必须依靠多学科专家的有效合作。但是,目前大多数考古所缺乏多学科的专业人员和相关保护设备,这一问题应该予以重视,或是通过合作及社会共享的方法解决。
 
       可持续保护与展示的结合
       遗址展示馆的建设可能是最具诱惑力的内容。遗址展示馆从建筑选址、建筑形制与规模、展示内容、保护对策和要求都不能等同于博物馆的建设,不能采用统一标准、统一要求、统一思路和统一建设原则。遗址展示馆要充分考虑大遗址的格局、遗存以及与其相关联的环境保护和展示,保护应是第一要素。不能让展示馆的建筑影响大遗址的环境,不能喧宾夺主,展示馆的展示应与大遗址本体及其遗存紧密相连,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因此,在考古发掘之前,就应认真考虑这项工作,是否需要建设、如何建设、如何管理。目前,并不是所有的遗址都要开放展示、都要建设博物馆或展示馆 ,而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进行抢救性保护。有展示条件的情况下,也要充分考虑展示的内容以及馆舍的建设和运行工作。在这个问题上考古人员最有发言权。
 
        保护理念——抢救第一 
        “保护为主、抢救第一”是我国从“八五”期间就明确提出的文物保护方针。对于深埋于地下、目前建设活动对其影响较小的大遗址而言,保护环境良好,而文化层较浅,或暴露于地面以上的生土建筑遗址,“救命”应是最紧要的任务。在很多“理想主义”者看来,抢救保护前必须提出科学的规划,编制出完善的保护方案,保护材料要经过实验室和现场多年的检验并经过专家多次评审,但对于一个“病危的老人”,不采取紧急的抢救措施,非要等待研究出返老还童、彻底根治的神药,这与等死有什么区别?
        对于残损严重的大遗址,笔者认为首先应该用传统的工艺和经试验证明有效的材料进行抢救。
  
        保护方式和保护材料
        目前大遗址的保护方式主要是回填保护和现状保护两种手段。回填保护尽管简便易行,但保护手段和保护材料必须完备,确保在有二次考古发掘需要时,较完整地保留原始的文化信息。现状保护是一项科学、复杂、严谨的工作。不同类型的大遗址因构成要素不同,有不同的保护要求,其中生土遗址应是保护的重中之重。
        生土遗存由于建造工艺、地域环境、侵蚀程度不同,孔隙率、容重、含水量、力学性能等科学指标差异很大。因此,对生土遗址的保护一定要因地制宜,因“人”而异,决不可“用一种药去治百病”。要把先救命放到生土遗址保护工作的首位,同时研究既能救命又具有治病效果的科学方法和材料。要把保护材料和保护方法的研究,建立在科学的、具有实用价值的层面上。要把物理的保护方法作为基本保护手段,而化学保护方法必须充分考虑可持续保护的要求,以及老化对遗存的影响。
        对于砖石结构的大遗址,应该按照“以我为主,为我所用”的原则,充分利用欧洲成熟的砖石文物建筑保护方法和材料,以适应我们的保护需求。
 
        保护思路
        我国的大遗址大致分布在城镇区、城乡结合部、村落、野外四类区域。不同区域的大遗址应有不同的保护理念和保护要求,应该在保护其真实性、完整性的前提下用不同的层次、不同的标准、不同的背景要求编制具有可操作性的保护规划。规划在具有法律效力后,就能够在法律层面上,防止或制止各种形式的破坏。
        在制定规划时,保护范围的划定和相关的管理规定是大遗址保护的底线,而建控地带的界划和管理规定,对不同的性质、不同类型、不同状况的遗址有不同的要求,决不可一概而论。
 
        保护原则
        必须原址保护,保护大遗址本体、载体及其环境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必须不改变遗址原状,不允许追求完整、追求人为展示效果而改变遗址真实、稳定状况;尽可能减少干预和采用以结构安全为前提的保护技术措施;必须保护遗址相关信息;不妨碍再次对遗址进行保护。
        对于地下遗存的大遗址,如果不具备展示优势,应该采取回填保护的方式;对具有较强可视性和研究价值的,可回填后在上部进行考古模拟展示,或在有效保护的前提下,增建遗址展示馆。这时不必拘泥于建控地带的要求,要尽可能与有关部门沟通协调,使大遗址的保护理念能够得到各方的理解和支持。对于地上遗存的大遗址,如果属于生土系列的遗址,建议采取传统方法和材料对其缺失部分增加保护层进行抢救保护,但可适当增加高科技手段,以提高遗址的抵抗能力。
 
        保护技术要求 
       (一)岩土遗址
    1. 明确该类遗址内保护对象,结构、材料、建造工艺的构成。
    2. 明确保护对象的结构稳定状况、残坏现状、主要病害及原因、环境因素。
    3. 保护措施的提出要突出本体保护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延续性。遵循最小干预原则,明确扰土深度。
    4. 要使用有试验依据的保护材料。
    5. 大型岩土遗址的风蚀、雨蚀、防洪、防震是保护工程的重点。载体以边坡稳定为目的。保护工程要以原工艺为基础,做到遗址整体信息的真实。在物理手段不能满足保护要求时,可采用化学方法。但要满足第4条的规定。
    6. 建筑遗址的考古发掘应同时进行考古现场的保护。
    7. 大型岩土建筑遗址本体及载体的锚杆、锚索等加固工程,必须在实施过程中进行变形监控,以确保工程动态安全和工程措施的完善。
    8. 遇有大型工程建设项目时,应根据建设工程的重要性和遗址的价值进行综合评估,决定具体保护措施。
   (二) 石窟寺遗址
    1. 明确石窟寺遗址的载体、本体及保护对象构成。
    2. 明确石窟寺载体的范围,确定保护重点和加固力度。
    3. 明确石窟寺所在地的水文、地质、大气环境及结构稳定状态,提出相应的科学数据或资料依据。
    4. 明确石窟寺本体、载体和附属可移动文物的残坏状况及病害发展趋势。渗漏水、凝结水、毛细水及霉菌、盐害的治理是洞窟壁画及塑像保护的重要内容,必须编制专项保护方案。
    5. 保护技术与措施要求:
    ——保证结构稳定的同时,坚持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尽可能减少对文物的干扰。
    ——壁画以不揭取保护为基本要求。必须揭取保护时,切割线以不影响画面为基本要求。
    ——不允许对历史上多次覆绘层的破坏和扰动,注意对历史遗存信息的保护。
    ——尽可能使用传统材料,新材料的使用要以不影响保护对象结构、质地、色彩、安全和不污染环境为基本要求。
    ——石窟寺遗址所在岩体的危岩加固工程,必须不影响壁画、造像、可移动附属文物的安全,必须依照《古建筑防工业振动技术规范》GB/T 50452-2008规范进行加固工程设计。
    ——窟前区寺院遗址可能埋藏区应作为重要信息予以保护,确需进行保护性设施建设的,应充分利用原有考古平面格局或做好现存遗址的保护。
   (三) 古墓葬遗址
    1. 古墓葬遗址保护规划的编制要以充分的考古发掘资料为依据,明确古墓葬的范围和可能埋藏区。可采用围栏保护、原状保护展示、遗址覆盖模拟保护展示、绿化标识展示、建展示馆保护展示等方式进行保护。
    2. 明确遗址的葬制、格局、形制,留取完整的信息资料。
    3. 对不同葬制和不同保存现状的遗址的保护措施:
    ——人类早期土坑墓,以回填标识为主要保护方法,随葬品应移至博物馆保护展示。
    ——古墓葬原则上不进行主动发掘,配合道路交通等基本建设应以其价值来决定是否进行清理、避让或地下通过。
    ——古墓葬保护要充分保证其整体格局及环境的完整性,包括陪葬墓群的可能埋葬区。
    ——大型古墓葬的保护,地面部分以原形制、原材料、防水、防渗为主要要求,地下部分应做到结构、材料、工艺的原状保护。保护要以加固、防渗、保持原环境为主要内容。需要展示时,可采用空间隔离方式,同时做到墓内环境的监测,以便及时调整保护措施。
    ——安全保护亦是重点工作,必须认识到建设围栏设施、视频监控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重要墓葬区应加装先进的振动监测防盗设备。
   ——墓葬中的壁画保护,应从温湿度控制,霉菌、二氧化碳的防治,渗水治理等方面综合考虑。

(本文来自《文物信息网》,作者为付清远)


大遗址保护中的敏感问题

发布时间:2013-11-07     来源方式:文物信息网

上一篇:

下一篇:

南阳古城历史街区保护及可持续发展初探
Powered by CloudDream